“东旺”在望 ——曲阳县东旺乡整体脱贫一周年印象

□保定日报记者  梁晓冬

    曲阳县东旺乡23个行政村原有15个贫困村,去年9月实现整体脱贫,至今一年了。国庆期间,记者来此采访,感到这里的干部群众脱贫攻坚期的干劲儿没减,但所思所干有个明显变化,就是主动跻身发展。

    傍晚,十几名妇女欢笑着走出雅趣毛绒玩具厂,她们是首批经过培训的女工。这家由雄安新区转移来的传统手工加工企业,尚在试生产。负责人李亚杰介绍说,合作方在全国毛绒玩具市场占有巨大份额,下嫁曲阳,是因为曲阳与雄安有战略对接协议。

    李亚杰说,对方将逐步加大转移规模,初期就能提供100个就业岗位,人均月工资2500元,村集体每年还能提取固定收益。        

    “雅趣”建在小盖都村的小学校旧址,改建成厂房投资不大。这也是东旺乡发展“微工厂”建设,巩固、扩大扶贫成果的思路——上挂高端企业、广聚闲散劳力、节约土地资源。目前在建的三个“微工厂”都是利用村小学旧址。

    在王家屯和乡村干部一起入户查看改厕、气代煤扫尾工作,一名中年妇女从身后叫住我们,非让到她家看看。

    三间北房年久失修,院落不大,两株树,一个挂满红石榴,一个挤着青核桃,甚是喜人。她高兴地说:早就盼着改厕呢,一半天就轮到我家了。

    村党支部副书记王成国说的另一件事更喜人。王家屯离县城近,几辈子兴种菜,推车、骑三轮进城摆摊卖。今年,乡干部通过北京房山区政府搭桥,和北京一所大学后勤处达成常年供菜协议。村里正着手流转300亩地,明年专种拿手的黄瓜、西红柿、豆角、甜瓜,搞种、管、摘“视频配送”,坚决保障质量。

    这让记者想起头天在大盖都村“北京溢彩茂源花卉种植基地”看到的一幕:傍晚收工时,工头拿着手机给雇工拍视频,马上发到北京总部。工头说,这是企业管理制度,上下工都得上传。

    一切都那么有模有样。

    北杏树村新建成的养老院很美,楼里中央空调、电梯,楼外长廊、凉亭、小菜园、健身区。村干部说,主要是想解放劳力。老人一个月花大几百块钱,住着比家里不错,孩子出去干活,不出村最少能挣两三千。

    北杏树村东几百米,比篮球场大的青储饲料池已建好,一路之隔的养殖场正改造升级。乡干部指着再往东几百米的地方说,深圳一家上市公司来两次了,计划建一个大型养猪场。

    过去的一年间,这片刚摘掉贫困帽子的土地很热烈,干部们最忙:落实各项扶贫政策,一个接一个的阶段性工作,田家庄的党支部书记王银亮,掰着手指头算,两只手都不够用。

    眼下,他最上心的还是“微工厂”,抽空就到正建的厂房里转转。他说,这个小厂给国内一个大品牌加工手提袋,投资、销路都不用管,老头、老太太都能干,初步估算,快手一个月能挣两千。

    他说,其中有的工序能领料回家干,明年街面上就没打扑克的了。

    和乡里的干部探讨以后的发展,他们说,东旺乡原有贫困村比例大,基础差,现在虽说国家的扶贫政策落实下去后,有了大起色,“摘帽”了,只是上了一个大台阶。今后保证不退步,必须不松劲。当下,就是落实好后续帮扶政策,抓住干部群众自觉勤劳致富的心劲,抓紧挖掘现有条件,抓稳一切机遇,把本乡经济多层面嵌入有亮点、有前景的产业链中去,为将来大发展把基础打牢。

    每个村的小卖部(现在多叫超市或商店)就是一份当地经济状况的晴雨表。

    记者在王家屯翻看“欣亮商店”的“欠账本”,年初至今欠账不到两千元,多是奶制品、糕点、化妆品。老板王春英说,前两年最多被欠到大几万。因为男人外出打工,年底才能拿回现钱,女人看孩子、种地摸不着零花钱。现在周边能挣钱的营生越来越多,不用耽误家里的事,女的也能挣现钱。

    一旁,一名五十多岁的妇女指着在货架中玩耍的两个孩子,笑着插话:一个年龄段有一个年龄段的活儿,等他们不用看了,我也打工去。

    干群同心,蹄疾步稳,“东旺”在望。